【閱讀筆記:不當媽會怎樣?:無後生活的N種可能(Do You Have Kids?: Life When the Answer Is No) |任恩儀】

生養的議題,是非常複雜的。

決定生育自己的小孩,並不只是一個當下的決定,它是歷程。歷程中遭遇的變數不同,經驗感受就會改變。那沒有自己的小孩,也不只是不生沒有生或過了生育年齡,這種好像一個條件的分類,它也是歷程。

歷程裡會有很多變動,心情可能也會起伏。不論有無生育,這件事情在生命不同階段,它的意義是浮動的,帶來的當下影響也是不同的。

我自己晚婚晚生,所以有些時間思考這些事情,特別是在30-35歲之間,生育確實是不少女性當下的發展和生命議題。結婚或者說進入隱定關係,不論幾歲,只要有合適的緣分都可以,但生理條件的改變會影響生育的機會。那後來交往愈來愈穩定,我進入婚姻,嘗試懷孕,也幸運如願。

不過,生育養育的討論,不應該只停留在八卦和個人層面,這是社會的議題,討論社會時,應該要考慮到各種人的需求。

不當媽會怎樣?:無後生活的N種可能(Do You Have Kids?: Life When the Answer Is No)》這本書中提醒到,當代社會裡的很多制度,還是為所謂標準家庭而設立的。確實,像受小孩子喜歡的佩佩豬或巧虎,標配就是爸爸媽媽,一男一女的孩子,然後爺爺奶奶來串場。

這本書的作者,談這個議題談得很廣,自願無後的,不孕的,宗教心靈的、醫療的、有伴的沒伴的、喪偶的各種都含括在內,還觸及到獨居老者的長照和自我規劃。甚至也討論有時,有些人可能很想生育,但遇到的心靈契合交往對象卻可能是沒有意願的或沒辦法的,作者在書中透過訪談和數據引用,探討了各種面向。

書中,有看到怡然自得、有釋懷,當然也有遺憾。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和詮釋為個人的生命和歷程,賦予獨特的意義。

雖然這本書的標題,好像是專門討論沒有生育女性的心路歷程和生命經驗。但無後的男性,其實也面對類似的議題。而在閱讀中,我覺得作者所探討的各個面向,其實就是「個體」和「親密他人」,還有「個體」和「社群/世界」的互動,以及更廣泛性的,我們為人的意義是甚麼。所謂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是甚麼關係。

看了,想了很多,想到自己,也想到某些朋友,觸動了不少比較深層的想法,推薦給喜歡閱讀和思考的朋友。

【學術研究工作的大者恆大|任恩儀】

我的專攻領域是教育次領域,圈子裡的人(和我)雖然會發表在各種期刊,領域相關期刊也不少,但是嚴格說起來,專注在這個領域研究的期刊,只有兩個有IF。我昨天突然才注意到幾年前兩者還差距不大,但現在,期刊A已經把期刊B遠遠拋在腦後。

一開始兩個期刊雖然有排名,但只差距一點。不過大家都想發表在最好的期刊,於是就會挑戰分數最高的期刊A。期刊A因為收的文章多,審查時間久,所以評估後,通常會把最好的比較可能被接受的研究送往那裏去。作者認真,審查人也不敢鬆懈,拿到期刊A的審查文章,也會比較仔細地給回饋。

所有標準都提高了,最後刊登錄取在期刊A的文章,品質就更高。而能發表在期刊A的作者被認定是比較厲害的研究者,期刊A的文章引用更多,整個就形成正向循環。時日一久,就遠遠把期刊B拋在腦後了。

本質上,學術發表與研究工作競爭都是激烈的。這種大者恆大的事情很常見。

就連要拿獎學金、計畫補助,除非是特定對象的獎助金(例如說特定族裔或保障新手村成員的),不然都是挑傑出的。不少申請資料裡面往往包含履歷,於是喵一眼過往的經驗,也會影響拿不拿得到。

有時連協助資源要進來都是有條件,夠傑出才幫你忙。而愈往上,傑出的標準也更嚴格,例如拿到計畫的傑出除了點子新穎,也包含怎麼「呈現」點子。朋友是大學教授,參加一個全歐洲競爭激烈的計畫補助申請,第一輪反正是開放投稿,全部都是硬碰硬,等看誰進到第二輪,大學這邊才會有資源來指導,幫忙修改計畫,提供意見。

業界研究工作也是,不同小組間誰有更多的儀器人手,往往就能有更多的成果。那怎麼取得儀器招募更多小組員,當然就是得仰賴先前執行任務的成果,不同小組間也會因此勢力消長。

那究竟是複利效應(1*1.01*1.01……)地緩步往上,或者是遞減的(1*0.9*0.9……)慢慢往下,靠努力也靠機運,有時是一個剎車或轉彎,就產生很大的差異。例如千辛萬苦,拚得一個第三地做博後的機會,結果疫情來了,封城,該做的研究就卡住甚至泡湯了。

機運不能掌握,只能努力。

當然不一定都能1.01,有時真的只能做到1,那就至少把該做的事情做一做,難免心情不好時運不佳,偶爾0.9,那也就算了。找機會慢慢補回來,平衡就好。

努力的效應是遞增的,也是正向循環的開啟,龜兔賽跑的故事還是有點道理的。跑不動不想跑或自以為是兔子都可以不要跑,但真的不要笑烏龜。因為真的講起來,最後笑的多半會是烏龜。

祝大家paper都發得出來,Reviewer 2都不刁難。我最近剛蒙編輯幫忙,在第二輪審查,擋了R2一個天馬行空的點子,感溫唷。

【2022年初海外生活隨筆|任恩儀】


忙著搬家規劃,外鄉人,海外生活感觸良多,幾個隨筆。

抱怨無用論

有時候看到海龜海漂在抱怨台灣公部門,我就問一句,那今天如果是同樣的類似的狀況,是碰到外國政府你敢不敢這樣抱怨?不敢,那為什麼兩套標準。

不敢,就要想想自己為什麼不敢,給予外國政府的尊重,也應該要給台灣。那如果不是不敢,而是不能,例如說不知道跟誰抱怨,那就要想想為什麼不能,要去增進自己的實力,讓自己有一天可以把話講清楚,知道怎麼據理力爭。

海外十年,深刻理解口頭抱怨真的沒有用,要嘛就要有能力解決問題,要嘛就要有能力適應現況,調適心情。

職場好修行

在海外接洽事情,好重人品。

從年末到現在,我就是電話打來打去,郵件寫來寫去,各種預約,有時候前面約好,後面約不到,又得回過頭,去改前面的預約。電話多數時候都轉到不同的人,但只有一通,只有一通,真的只有一通,讓我氣得不輕。但是,我告訴自己,只要氣5分鐘就好。

很感謝這些接聽我電話的人,職場好修行,每個人都很有耐心。荷蘭語也是字母拼音,但是字母的發音跟英語不同,所以有時候,他們要指引我去某個網站,用拼音的,得搞半天。但就是遇到有人願意,一個字母一個字母慢慢跟我校對。

海外的人常常開玩笑說,在海外生活是修行。遇到我們這些搬來搬去,國際移動的人,每個人的狀況,都有不同的客製問題,回答問題的這些海外公務員也是好修行阿。

知識就是力量

這是我第三次跨洲際搬家,也是第一次體會到甚麼叫做有資源。有人問我搬家順利嗎?說真的,如果不算上疫情,那真是太輕鬆了。

資源不只是財力金錢,更重要的是有沒有掌握行為背後那個知識系統和約定俗成的文化脈絡。前兩次搬家,我都是去非常陌生的地方,自己獨自搬去美國,或者說移居來荷蘭。

這次搬家,我們是搬回伴侶熟悉的,我也有點知道的美國。那真是簡單太多了。更不要說,我們還有很厲害的姊姊一家在當地。知道甚麼事情怎麼辦,省去很多力氣,那力氣就可以用在別的地方。

當然,我自己也成長了,畢竟經歷過無後援的生活多年,適應力也更強。有些成長是看得到的,有些是看不到的,但騙不了自己的。

【四歲多語小孩的語言發展側記|任恩儀】

認定學齡前孩子會「說」某個語言,要有比會唱某語言兒歌更多的語言行為。

所以,沒多久前,我才跟朋友說,米醬可能已經不能算多語小孩了,畢竟家裡只講英語中文,荷語的輸入現在整體不多,她應該已經忘光光了吧!

結果,這個假期,小孩的語言表現還是多語的。

荷語

不要低估環境影響力。

假期間,兩次,不同的送貨員敲門,他們用荷語開口,小孩冷不防從左下角竄出,用荷語對外人大喊,我爸爸(媽媽)不會荷蘭語。好啦!我們是真的不會講,但爸爸會聽,媽媽會猜啊。而且他們英語都可以溝通。

我問她,你為什麼要這樣講呢?她說,因為她是這個家唯一會說荷蘭語的啊。那個叔叔不知道爸爸媽媽不會,她要跟他講。

這代表她有主動依情境建構(基礎)荷語表達的能力。

然後,她要求要看某個卡通,那個卡通是之前看過的,也忘了是什麼原因,就設定成荷語發音,所以按開就是荷語發音。她看得津津有味,還會跟著哈哈大笑,連兩三天都點這個卡通坐檯。我終於忍不住問她,妳懂嗎?(我的問句真的只有這樣)

她說,懂啊,媽媽,它是講荷蘭語的,我聽得懂。

好吧,看來是我小瞧了她。當然比起同年齡荷蘭小孩的識字量和荷語理解,她絕對是弱太多了,但很顯然也並沒有完全忘光光。

中文

輸入的量很重要。

只要在家的時間多,就會有顯著的突破。最近有很多語言應用,甚至鬧笑話。

突然說,媽媽,你為什麼要聯絡我?沒有啊,我沒有要聯絡你啊。搞半天,她想問我要不要一起玩樂高,所以,她先問媽媽你為什麼要「冷落」我。

抓著羽絨衣掉出來的鳥毛,問我:媽媽,這是急急忙忙的灰塵嗎?嗯,形容詞用得還可以。

很驚奇地說,中間和中等,都有一個「中」耶。[英文也有對應發展]然後,雖然並不真的認得字,但出現認字行為(指著書名唸),表現出對一字一音,一音一型的理解。

英語

爸爸有耐心有直接教學,有差別。

已經會認26個字母,在辨識字母時,會主動聯想哪些字開頭字母是相同的,正確率高。

本假期最經典是爸爸約她拼圖,她對爸爸說 “I need to look at my camera for a while daddy, give me space."

那我在意語言的什麼

語言是工具,能不能夠表達自己也很重要,另一個當然就是社會情緒的學習(social and emotional learning),所以我很常鼓勵孩子練習表達感受。

我們家有個心情展示牌,我會教她辨別情緒,解釋那個情緒所連結的感受和情境是什麼,舉例哪種感覺就可以運用這個字來形容,最近,效果慢慢出來。

她現在會主動說她要表達心情,就會去翻情緒牌子,然後她會告訴我為什麼她這樣感覺。美中不足的是情緒教育,我有搜集中文的相關教材,但目前手上只有英文的(教材的概念不難,是可以自製教材啦,但我沒有)。

不過情緒單字,是我少數願意中英文都強調的(我通常儘量專注在中文),因為這樣也能幫助她跟爸爸溝通表達心情。

【 觀影心得:Gilmore girls: A Year in the Life 《吉爾莫女孩:一年剪影》|任恩儀】

(文長,有雷,超劇透)

尷尬!尷尬!超尷尬。Cringe!cringe!

Gilmore girls: A year in the life 《吉爾莫女孩:一年剪影》一開場就讓人尷尬到不行。

Netflix 原創作品《吉爾莫女孩:一年剪影》2016年底上線。距離原始影集完結篇將近十年過後(原影集 Gilmore girls《吉爾莫女孩》2000-2007,共七季,也翻譯為奇異果女孩),延伸影集《吉爾莫女孩:一年剪影》描述吉爾莫女孩,蘿拉萊(Lorelai)、蘿莉(Rory)甚至還有喪夫的祖母艾蜜莉(Emily),在一年四季間的生活變遷。

我在2021年初的冬季假期,因為疫情在家,開始找劇看時,注意到這齣延伸影集。為了能夠好好看劇,決定從原劇Gilmore girls開始。

不愧是值得重拍的經典好劇。Gilmore girls的七季劇情,各種情節都有,尤其是前四季,小鎮的溫馨,簡單卻深刻的人際關係,支線主線,都沒有顧此失彼。不過也因為拍了七季,長壽劇的缺點難免,所幸部分走岔的劇情,也不至於影響主調。整體來說,是有笑有淚的好影集。

據說原劇當年不僅伴隨許多這世代的美國女性成長,蘿拉萊和蘿莉無話不談的母女關係,也成為不少人嚮往的親子互動模式。 而蘿莉展現出喜歡念書,並對未來懷抱強烈明確的職涯目標,也是當時影集中少見的女孩形象。

到了《一年剪影》,完美開場卻不太美麗。十年過去了,主角蘿拉萊從38歲跳轉到48歲,蘿莉也從名校耶魯畢業,進入新聞界成為自由撰稿者,在職場打滾了幾年,來到了32歲(劇中年齡,也差不多是現實世界的時間)。

先說自我中心的蘿拉萊,雖然是延續角色個性,但就很明顯這個人都沒有改變,好像這十年的光陰,在她生命中完全沒有留下痕跡,言行舉止處處讓他人尷尬,但更糟糕的是讓他人替她大感尷尬。

原劇32-38歲的她,亮麗的外表,更貼近年輕人的心態或舉止,波西米亞風的生活方式,常常語帶諷刺的古怪幽默感。雖然有時本位思考強烈,但熱心搞笑負責任,開明媽咪傻大姐,個性鮮明討喜。

成熟固然沒有制式樣貌,但是當48歲的女性,卻繼續維持著30歲的思考和應對,觀感就見仁見智了。

最糟糕的時刻應該是父親的喪禮,蘿拉萊把焦點持續放在自己身上,並責怪剛喪偶的母親。在第一集的更之前,討論如何安排餐廳的接任主廚時,自以為幽默,但近乎種族歧視的態度,似乎應該幫她直接改名為Karen。

簡單說。這十年,蘿拉萊老成為個喋喋不休,講話不看場合,傷害他人卻自以為幽默,好聽點是維持著做自己的率性,但實則多處都凸顯了不成熟與自私,是典型把人生問題都歸咎於他人的老公主。

在故事開始,小公主蘿莉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這時的蘿莉確實是寫了篇足以稱之為這個階段代表作的作品,但卻沒有下一個作品在進行中。這時的她也寄居在前男友的感情關係中成為第三者,這既是眷戀過往的美好,但她也再次重複介入他人感情錯誤,同時似乎無法離開自己負擔不起的好生活,幾個劇情點都是沒有辦法接受現況的隱喻。

外在,她飛來飛去,一下巴黎一下紐約,出入好餐廳,見過世面,看起來受歡迎,忙得像陀螺。但真相卻是人生停滯,無法扎根,同時被過去的高峰經驗給困住了。她對自己能力形象的判斷錯誤,在與新創公司桑迪說的面談中,赤裸裸的被掀開來。

蘿莉無法辨認自己現在的位置,錯把商業上的禮貌客套當成奉承,搞砸了面談。她在大廳中,虛弱無力的為自己辯駁著,是傷心挫折的獨白,也是小公主在抱怨為什麼你們不體諒我。當然,質樸的家鄉人,並不矯情,把她歸類在那群出外闖蕩,卻受挫回鄉的30 年齡幫,她一邊瞧不起那些人,試圖拉開距離,但卻能以逃避這個現狀。

主角個人在試圖前進時,關係也從貼心女兒和酷辣媽的互動,逐漸轉化為追尋自我的年輕女性和還在追尋自我的中年女子的碰撞。觀點和衝突在母親與女兒的角色間切換流動,蘿拉蕾既是母親也是女兒。到了第三集的夏天,衝突來到頂點。

蘿莉評論蘿拉蕾和祖母的關係,「你就一直是個孩子。」。蘿莉表達她決定敘寫母親和她自己的生命故事,但被蘿拉蕾否決,並不想自己的故事公諸於世,在爭吵中蘿莉指出,這樣的消極攻擊,是你和祖母的互動,但不應該是我們的互動方式。母女兩人在祖父的墓地不歡而散。說真的,太多東西可以討論,但恐怕如果要講,就得再演上好幾季啦。

最後一集,秋天開始了,沉澱,慢慢修復,延展,然後緩緩停在有各種可能的新開始。

衍伸影集共四集,每集1.5小時,六小時的長度,總長度勉強有接近整季的份量。算是可以說個故事。雖然為了讓老面孔都出現,有些潦草刻意的安排,成了為出場而出場,覺得很不必要。但絕對滿足了原影集忠實觀眾的懷舊情懷。

不過,或許為了在最後給個圓滿的結局,情節線算是爛尾了,伏筆,也很錯愕。
但這齣戲本來就不是為了講個好故事,販賣懷舊情懷的同時。它至少揭示了人生在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的挑戰,而人很可能會在不同的年齡階段,持續犯下相同的錯誤。

而成長是可貴的,人若沒能隨著時光增長見識與處事智慧,率真可能會變成幼稚,而留戀過往緬懷的榮光,不僅無法幫助人進步,反而會被困住。

推不推薦?推薦。

七季影集和延伸劇,真的是整整看了一年。在原劇中,我喜歡蘿拉蕾和蘿莉母女親暱互動的同時,我也深受外公外婆對蘿莉的愛所感動。小鎮的風光,年復一年的燈火節,生活的韻律感,都影響我對人生該怎樣過有不同的想法。

更重要的是人無完人,自己也在學習怎麼當媽媽。看戲的同時,我無數次希望蘿拉蕾能夠換位思考,尤其是當蘿莉到大學時,她應該更能體會到養育一個自我主張堅強的女兒是多麽不容易,而能因此體諒自己的父母親多一些。在影集中,這個體悟若隱若現,是隱晦的。
衍伸劇寫得不算好收得也不好,但終究是探究了很重要的生命議題。

追尋自我,是人一生的課題,而在個體持續追尋自我的同時,流行文化裡那些追尋自我的制式活動,其實是帶點荒謬可笑的。在衍生劇中,在吉爾摩爸爸理查過世後,蘿拉蕾的悲傷延遲出現。她最後回憶過去,發現父親確實曾經在青春期,努力地試圖承接住她的脆弱。她爬梳過去,她試圖和自己和解。這是很重要的很正面的,但人如果都得等到這一刻才能頓悟,那也是相當遺憾可惜。

【學術人生答客問:學姐,我要不要念博士班?|任恩儀】

最近居然收到三個這樣的訊息,然後又看到臺大資工系系主任在回應學生諮詢要不要就讀博士班,他說:

「如果唸博士班一年可以領百萬年薪,快樂做自己感興趣的研究,四、五年拿到學位,那麼也太爽了吧!」

覺得應該來好好聊一下。

啊!系主任說的,不就我和我身邊那些在美國唸書的朋友。在美國拿獎助學金念博班,確實就是這個身價。以美國物價來說,不算窮,但大概就是基本薪水的生活程度,一個人飽。

在美國博士班,收入加上學費減免和研討會補助,大概是130K(台幣)左右,五年又一學期畢業,但最最最重要,我當時真的是做著自己感興趣的事,而且比在台灣明星高中教書輕鬆。甚至可以說,自己是到了這個階段才真的喜歡唸書。

不過,我是不是因此就成了鼓勵大家念博士的信徒?真的沒有。相反地,完成博士學位才知道,這不是人生必須。我不會覺得唸博士班不好,但蠻常告訴大家就算不想清楚,也要做好比較健康的心理預期。

不可諱言,博士除了它好聽的名稱還有很多附加的價值,在美國,擁有博士學位者,大概是2%,有人說這是除了收入以外,判斷社會經濟地位的另一個重要指標。有些工作,開出來就是要求博士學位,想做那些工作沒有相關博士學位,連申請資格都不符合。簽證申請,對博士也更寬厚,背後的理念,是博士等於是有戰力的人才。

有人說,博士是學霸,這點也對也不對,我持保留意見。博士歷程挑戰很多,能完成真的很不容易。但很多自己輔導過的資優高材生,根據我的追蹤研究,念博班是少數。有的志向清楚,碩士學位,進入業界,現在是家庭事業兩得意的才俊。還有轉換跑道,理工高才生,國外繼續專研舞蹈,轉行當廚師的也有。我前年還情緒支持了一位,他後來從美國很好的博班轉碩士走人,進業界開始工作。碩士起薪遠高於我這個教育類科的博士。

同時,我雖然自己經驗不錯,但也看到有人把念博士當成一生職志,不管停損點,苦拼了學位,但之後身心靈俱疲,元氣大傷,休養許久都不見好。有人把這個當成人生高峰,以為站上去,就孤峰頂上天下無敵,殊不知,多數人拿到博士會繼續前進,只剩下他自己一個人站在矮丘上孤芳自賞。這時,博士學位搞不好阻力大於助力。

更重要的是後來怎樣才是影響人怎麼詮釋經驗最重要的關鍵 ,際遇不同,感受也會改變。

伴侶是直攻的理工博士生,念了七年,他的領域博士難拿,前兩年學分修完會先給碩士學位,等於七年拿了碩博。我們交往的時候,他博四博五是研究撞牆期,痛苦到不行,當年感恩節前夕,儀器壞掉,加上A型人的指導教授給這位A型人博士生極大的壓力,那真的是他在我面前最崩潰的一次。

但是他現在做的研究工作,沒有博士不能申請。他喜歡這個工作,有成就感,也帶來穩定的家庭經濟。簡單說,沒有這個博士學位,出生平凡人家的他,不可能是現在這個樣子。所以當年一切,都顯得那麼雲淡風輕,那叫做歷程,那叫做經驗,那些都是為了今日所付出的努力

所以念博士是歷程,要不要念,要看個人對未來的規劃和夢想是什麼。更重要的是,不管念完(或沒念完),決定要做什麼,要繼續走下去,要面對真相,不要執著在這個名詞。不是博士就不是博士,是博士也沒什麼了不起。

回到前面資工系系主任說的,攻讀博士期待的不是拿到那個證書,而是有沒有培養出能力,然後能不能帶著這個培養的能力,去執行那些規劃實踐那些夢想。那投入的青春和經驗值不值得,就有待個人去評估思量了。

不要停在矮丘上,請走下去,不要怕走的歷程有下坡,因為路本來就是這樣,高低起伏,但不走,看不到風景,祝好。

【設立界線:認真地處罰孩子|任恩儀】

昨晚認真地處罰了孩子。

泡澡時她沒有詢問就玩掉了1/3瓶的沐浴乳。已經解釋過很多次,不是不讓玩泡泡,但是太過浪費的,或者用太多,泡很久對皮膚也不好的都不行,總之,規勸提醒了好幾次,不要這樣做,每次都說好,她知道了,但洗手洗澡時還是會浪費,昨天更是超乎界線。

然後,也說過很多次,睡覺前的洗澡預備,通常也是全家最累的時刻,大人會等她,但希望她也能夠遵守指令,彼此體諒,大家就比較容易維持好心情,那接下來,我們都喜歡聽(講)故事,有好情緒,就更能夠享受故事時光。

第一時間當然很生氣,但很怒的時候,我通常頂多先一兩句話反應,然後就會靜默。情緒飽滿時,應該練習克制,也先安撫自己,這樣比較不會做出後悔的事說出後悔的話,所以就沒有講話。

小孩慌張地道歉,我也很快平靜下來。

問她知不知道為什麼媽媽生氣了?知道,因為媽媽說不要弄太多肥皂,不要浪費肥皂。我說今天晚上不唸故事書了,唸故事書是好好洗澡後,讓人期待的快樂,你今天被取消這個權利。而且我在生氣中,也確實沒有辦法好好念書,假裝什麼都沒發生。小孩開始哭了起來。但從哭泣的狀況,可以判斷,她知道我在說什麼。

把頭髮吹乾,牙刷好,小孩安頓好。在小孩的床鋪上,抱抱親親她,確保她知道媽媽為什麼生氣,行為後果是什麼,還有很肯定地告訴她,媽媽是愛她的,但是我們已經講好的事情,行為後果就會執行。

把故事機打開,就讓她自行入睡了。側耳聽,小孩很快就睡著了。

今天早上起來,她來大人房間撒嬌,然後說,媽媽我昨天做錯事情,調皮,所以你處罰我了,沒有唸故事書。我說,對。但今天已經和好了。她說,昨天睡覺之前,我知道我們已經和好了,但我還是要被處罰。我說那是錯誤選擇行為的後果,我希望你可以學習。

我知道聽起來,很複雜,小孩也確實似懂非懂,什麼是行為?什麼是後果?處罰是什麼?但我也相信四歲的小孩,需要慢慢知道這些概念。

小孩會試探底線是自然的,完全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小孩,其實反而會讓人擔心。孩子會有(跟大人不一定相同)想要怎麼做這個事情的方式。這樣的拉扯會一直出現,在慢慢成長中,直到成熟,直到這個個體確認生命的掌控權,對自己負責。只是在還沒有完全成熟的階段,孩子選擇的方式需要成人保護、引導和比較多的規範。

隨著成長,孩子有自己的成長挑戰。我喜歡孩子有態度,欣賞她逐漸展露自我和意識的同時,很多時候孩子會很明確跟我說,她覺得她的方法比較好。

而為什麼這次需要認真地處罰孩子?因為知道行為後果也很重要,而我相信處罰最好不要是單純情緒發洩,大人的後設認知應該也要發揮作用,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當然一次認真做好,也不代表我這個大人都不會犯錯。但我說了,我還在學習。

小孩四歲四個月,親子教養反思持續進行中,而體罰從來不是一個選項。

【觀影推薦:Disney+ 漫威電影:創作大本營S1:E6 尚氣與十環傳奇製作過程|任恩儀】

今天推薦Disney+ 比較冷門但超有意思的影片,就是「漫威電影:創作大本營」(Marvel Studios: Assembled) 第一季第六集,尚氣與十環傳奇製作過程 (The Making of Shang-Chi and The Legend of The Ten Rings)。

很精采的一集,不同於其他的幾集可能比較著重在漫威的角色歷史和改編,談尚氣與十環傳奇製作過程這集,反而比電影本身更深刻地觸及了亞裔美國人認同與文化調適的議題。

透過幕後訪談,我才知道尚氣的編劇和導演,雖然不如永恆族的趙婷,個人特色與亞洲味那樣明顯,但其實都是亞裔美國人。沒錯,尚氣用了劉思慕當主角,但我覺得這兩位幕後的導和編,還有大量亞裔的工作人員,是不少亞裔美國人能夠對這齣戲產生共鳴認同的主因。

創作幕後開始,劉思慕受訪時就說,他未成名以前,曾經去小孩的派對扮演蜘蛛人,他只能扮演蜘蛛人,原因很簡單,因為蜘蛛人戴面具。然後接著,他轉過頭,正面向著鏡頭說,可是尚氣,這次沒有戴面具。

接著編劇說,他在劇本圈超過18年,都在寫別人(例如性感白人男性)的故事,他只能想像,那是甚麼感覺,然後寫,直到此刻,他才開始寫和他自己(亞裔感受)有關的故事。

哈爾濱出身,5歲移民加拿大的劉思慕說I am painfully ordinary,他也談到不知道自己真正歸屬感的掙扎。無獨有偶,我最近在另一篇文章中,作者剛好也談到他對亞裔美國人的觀察。他近身觀察,指出成長在如此重視歸屬感的美國,身為亞裔移民第二代的太太,對尋找自己的位置有強烈的渴望,同時也渴望被看見。這樣的觀察,讓他不禁思考這是否是亞裔美國人族群共享的議題。

這些,都把「尋求被看見」這個議題的討論,又帶到另個層次。尋求被看見是自然的,但離開了所謂的舒適圈,社交網路,尋求被看見,變得更困難了。

本來30-45歲之間,對多數人來說,就是最忙碌的。很多人成家立業養小孩,而在這個階段,投入的產業,所做的決定,往往也是職涯上能不能更上一層樓,往領導階層邁進的關鍵時刻。

在藍佩嘉對美國中國台灣移民家庭的教養研究中,發現在美國工作的中國或台灣中年男性,雖然因為留學取得進階學位並在美國有好的工作,但到了中年卻常常受挫於無法晉升領導職務。於是,這些人很容易把這個職涯發展的結果歸因於自身對美式文化的不夠理解或美式社交能力的不足,最後這些壯年且精力充沛的男性,選擇將重心轉回家庭內,期待透過自己的幫助培養下一代適應美國社會的能力。

拉遠一點看,彼此呼應。

先說我自己,過去幾年,很誠實地說,當然也經歷類似的內在期待和掙扎,在不同階段的困境中,我也還在摸索不同策略不同組合的協調模式。以自己的經驗,最好是在現居地有身分認同,實質的在地參與。與原生地,問題則不在怎麼連結,比較重要的反而是要提醒自己不要給予太沉重的關心和期待。尤其是,如果沒有實際的行動,嘴上關心,不過就變成嘴砲。這些都是時刻要面對的課題。

同時,在海外生活的11年,除了有上述的體悟,也看到另一種變形。

變形指的是,因為在現居地的受挫,沒有辦法突破,而轉回網路世界尋求原生地羨慕和肯定的人。重點放在「過度」和「想尋求認同的心態」,網路是中性的,但過度絕對是非常不健康的。尤其是只能在網路世界尋求認同,當然也不健康。

尚氣美術指導說,搭古村莊的景時想傳遞A person is made where they came from. 這句話有意思,也對也不對。東方思想裡,雖然也說英雄不怕出身低,但門戶觀念重,很喜歡強調出生。但是在更崇尚個人主義的歐美,身在世家固然也是受益,但相對多元的機會,卻能讓人比較容易走出自己的道路,而不用受限於出身和限制。類似這樣的差異,當東西方思想交錯時,移民們,怎樣去面對和思考呢?

「尚氣」,他除了是亞裔的超級英雄,不管是否刻意安排,劇中也呈現了前述討論,亞裔人士背景和現居地錯置的議題。不要看尚氣在現居地只是個不起眼的泊車小弟,他同時也身懷絕世武功在原生地是個知名人士呢。

尚氣是漫威英雄,不僅,這樣生活是沒有問題的,最後還能完美整合。透過衣服上的龍麟、文武的十環,還有喬丹球鞋,以意象表示他順利整合了多面向的自我。然而,多數的移民人士,特別是第二代,經歷和感受,絕不可能這樣簡化,複雜深層,持續在尋求自我的統整。

現實畢竟不是漫畫,住在海外是條件事實,生命經驗也因此改變,不同。可是海外不該是濾鏡,如果拿掉海外這個濾鏡,只看生活,那麼它真實的樣貌,移民們是否感到滿足滿意,能安適呢 ?

怎樣在當下的生活裡安穩扎根,在心靈的層面交流得到滿足,還有複雜的第一代移民認同議題,和二代移民的身心健康發展。如果願意開放地面對,有很多可以好好談。但第一步我想是誠實面對自己吧。

祝好。

【荷蘭教育雜誌 “Talent" 訪談社會情緒發展| 任恩儀】

感謝荷蘭教育雜誌 “Talent"的邀請,讓我有機會分享對學生社會情緒發展的觀點。訪談內容已經刊登在11月號的雜誌。除了雜誌刊登的荷蘭文版,也提供英文版和中文版給大家參考。

荷蘭教育雜誌 “Talent" 訪談社會情緒發展| 任恩儀

中文

在成長過程中,無論種族、性別和文化背景如何,每個人都會經歷共同的成長發展任務(例如,職業選擇、身份、感情、人際關係)。研究也發現,高能力學生和其他同齡人一樣,都會面臨相似的社會和情緒發展議題。

儘管高能力學生在社交和情緒發展並非特別脆弱,但他們的天賦和資優特質、非同步發展以及因為學習需要而接受的不同教育服務,這些生命經驗會影響他們的發展經歷。換句話說,與一般生相比,高能力學生有著不同的社交和情緒發展體驗。

在面對社會情緒發展時,我主張 成人應該採取積極性預防性的關注協助學生社交與情緒的正向發展。

我的研究發現,高能力學生受益於精心規劃的情感協助課程和小組討論,這能提供機會讓他們與其他高能力學生互動並相互學習。其他建議的協助策略包括:使用簡單的詢問來表示支持(問候日常),提供有關優勢能力的回饋以幫助他們理解自己並形成認同,並可以透過教導適當的情感語言來幫助他們表達自己、驗證經驗和分享感受。

英文

While growing up, individuals all experience common development tasks (e.g., career choice, identity, feelings, relationships) regardless of race, gender, and cultural backgrounds. Research has found that high-ability students share similar social and emotional concerns with their less-gifted peers.

Although high-ability students are not especially vulnerable in their social and emotional development, their giftedness characteristics, asynchronous development, and the different educational services they receive because of their learning needs affect how they experience development. In other words, high-ability students experience social and emotional development in a qualitatively different way when compared with typical students.

I have advocated paying proactive attention to development when caring adults help high-ability students’ social and emotional well-being. My research showed high-ability students benefit from a well-planned affective intervention with a small-group discussion approach, which allowed them to interact with other high-ability students and to learn from each other. My other suggested strategies that could be applied with high-ability students include using simple inquiries to show support, providing feedback about strengths to help them make sense of themselves and form identity, and teaching them expressive language to identify, validate and share their feelings.

荷語

Terwijl we opgroeien, doorlopen we allemaal dezelfde ontwikkelingsgebieden, bijvoorbeeld die van onze carrièrekeuzes, identiteit, gevoelens en relaties tot anderen. Dit staat los van ras, gender en culturele achtergrond -en van begaafdheid. We weten uit onderzoek dat hoogbegaafde leerlingen vergeleken met niet-hoogbegaafde leerlingen dezelfde sociale en emotionele zorgen hebben in hun ontwikkeling. Hoewel hoogbegaafde leerlingen niet kwetsbaarder zijn in hun ontwikkeling, kunnen de kenmerken die hen hoogbegaafd maken er wel voor zorgen dat zij die zorgen anders ervaren.

Ik pleit er daarom voor dat volwassenen op een pro-actieve manier aandacht hebben voor de sociale en emotionele ontwikkeling van hoogbegaafde leerlingen. Uit de onderzoeken die ik heb gedaan blijkt dat hoogbegaafde leerlingen profiteren van (geplande) gesprekken in kleine groepen, waarbij gefocust wordt op gevoelens (in plaats van gedrag) en waarin zij leren van elkaar. Andere effectieve manieren van het omgaan met hoogbegaafde leerlingen zijn: het geven van feedback op wat goed gaat en het geregeld (in kleine tekenen en gebaren) laten blijken hiervan. Zo kunnen ze zichzelf beter leren begrijpen en een eigen identiteit vormen; en zo leren ze hun gevoelens goed onder woorden te brengen.

【閱讀筆記:雙薪家庭進化論|任恩儀】

最近讀了雙薪家庭進化論:打造神隊友,成就彼此的愛情與事業,原文名稱:Couples That Work: How Dual-Career Couples Can Thrive in Love and Work。書的原文名稱更讓人喜歡,一語雙關。兩個都工作的人,如何讓一段關係順利。

最近讀了雙薪家庭進化論:打造神隊友,成就彼此的愛情與事業,原文名稱:Couples That Work: How Dual-Career Couples Can Thrive in Love and Work。書的原文名稱更讓人喜歡,一語雙關。不過既然談到,神隊友,那我先聊聊自己心目中的神隊友是怎樣。

「神隊友,對我來說,絕對不是只有養小孩分攤家務的功能。在我的職涯和人生發展上,我盼望伴侶可以提供支持,在需要的時候,安慰、加油、打氣,拉我一把。在猶豫不決,甚至當我自我懷疑時,他能夠以親近者的觀察,提出中肯的建議,甚至鞭策鼓勵我前進。

懷抱著這樣的期待,也期許自己成為這樣的人。對,我當然也可以是最佳神隊友的候選人阿。我們確實也都不是完人,神隊友偶爾也會犯蠢,也不可能每時每刻都是神隊友,但我們可以有意願可以努力可以輪流當彼此的神隊友。

伴侶關係裡的神隊友,是彼此幫助,成就彼此的人。」~N1

《雙薪家庭進化論》這本書,探討的是雙薪伴侶在生命的歷程會共同經歷哪些轉變,作者在採訪113對伴侶後(主要為異性伴侶,也有同性伴侶),歸納雙薪伴侶通常會經歷三次大轉變。第一次轉變,聚焦在解決現況難題,第二次轉變,則將重心放在我們想要的是甚麼?如何協商。最後,第三次中年後期的轉變回到我們是甚麼樣的人?如何在過去的成就上為基礎,進行自我改造。最後一個階段,通常也是送子女離家大學的空巢期,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夫妻投入心力在共同養育的責任,那現在這個責任消失了,多出來的時間心力,要引導到關係中的哪個方向。

這些轉變在概念上可以區分成如何調適從兩個個體到相依關係,接著如何在相依關係中確立不同的主體性,順利地話,伴侶雙方都可以找到各自的目標,以獨立但又相呼應彼此配合的方式共同前進。那如果沒有找到方法,這個階段就很容易拆夥。順利度過這個階段,下一個階段的挑戰,除了得處理前面兩次轉變有些沒有完全處理的議題,也更著重在整合新的生命狀態(年長、空巢、更有技術的職人),找出新的共同生命目標,繼續往前。

有伴侶的人,發展職業並不是在真空狀態(作者特別指出,職業不等同於工作,並認為這個議題是更聚焦在中產階級的),除了職人,他同時也有其他身分,爸爸媽媽,伴侶,甚至是面臨長照議題的兒子女兒。所以談職涯除了是在公司中成長和發展,也在家庭中,而家庭是能量單位,是生態系統,牽一髮動全身。

在這本書中,作者探討雙薪家庭如何成長的觀點,和我自己長久以來的想法是很呼應的。從發展理論來看,人要往下個階段成長的關鍵,通常就是遇到挫折,契機,新事物,然後因為發現舊的方法不適用了,得找新方法。然後透過嚐試冒險,最後順利的話盼望能找到有效的方法。這個新的轉變,可能是好事,升遷、新的工作機會、小寶寶的來臨,有時候也可能是壞事,家人生病、失業等,但這些都會帶來很多挑戰。甚麼挑戰不一定,何時來不一定,不用嚇自己,但多想想,多聽聽別人的經驗是好的準備策略。

但我很喜歡也很想推薦的是這本書的基調,我整理過後的看法是,伴侶關係的本質是成就彼此,一段好的關係,也不可能像童話故事一樣,路上撞見一個人,而那個人剛好就是完美的人。兩個個性健康,很合適很相愛的人在一起,獲得的不是命運,不是童話故事的命定結局(一開始就結局,其實也很沒有意思),兩個人獲得的是機會,是一個可以共同面對生命中困難和掙扎的機會。

透過訪談得到的觀點,作者整理了每個階段會遇到的議題,引用不同受訪者的經驗來做說明,也針對每個階段都提出了不同的建議和因應策略。然而怎樣靈活地參照運用這些策略,恐怕得視不同家庭狀況才有意義。有興趣的朋友,得順著書看下來,才比較能領受。但有個通則倒是特別值得一提,作者鼓勵伴侶們,深入的溝通,共同協商。明確清楚地分享探討,彼此的價值觀、底線和恐懼。即便不能完全達到一致,也可以理解接納彼此的不一致。

於是,除了日復一日的生活和解決難題,泡杯茶,和你的伴侶,聊聊願景和想法,聊聊甚麼事情是你絕對不想接受的,也聊聊那些關係或人生中你恐懼發生的事情吧。

祝好。

有心人事

用心理學破解生活中的大小事

菜鳥教授週記

Taiwanese Professor in US: Weekly Memo

松露玫瑰 :: 痞客邦 PIXNET ::

Everything about N1 in the field

N1's field notes

Everything about N1 in the field